宝鸡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神奇铁匠铺第186章人在塔在

发布时间:2020-01-22 01:27:37 编辑:笔名

神奇铁匠铺 第186章 人在塔在

张冶看这个修士不像说假话,沉默片刻:“那你请一名大修士,直接灭了里面的妖物不就行了吗?”

排队的修士纷纷打趣道:“小伙子,你给我一百上品灵石,我去帮你灭了那群妖物。”

年轻修士摇了摇头:“里面的妖王,是我先祖镇压的渡劫境妖祟,你们不是对手。”

听到这话,修士们面色一白,渡劫境妖祟,他们这些炼虚化神,根本不够看,除非宗门的老祖出手才有可能,但这没落的修真家族肯定请不动那种层次的大人物,修士们不敢再说什么。

年轻修士给张冶磕了三个响头:“我族长辈正在全力镇压,那妖王随时都可能破塔而出,恳请张大师出手相助!”

这的确是人命关天,张冶以前说过,自己虽然当不了救世主,但只要碰到力所能及的事情,能帮一把是一把。这个没落的修真家族,放弃了修真界的良好条件,一直在凡间为世人降妖除魔,值得敬佩,况且锁妖塔也算是法宝,属于张冶的业务范围。

所以张冶再次确认这个年轻修士所言非虚,就决定去凡间出趟差。

张冶略微乔装了一番,就和年轻修士出了天道城。

“你叫什么名字?”一路飞驰,张冶倒是忘了询问年轻修士的名字。

“回禀张大师,我姓钟,钟屠。”年轻修士还在为能请到张冶感到兴奋,激动的回答道。

“小钟,你再给我好好说说你们家族和锁妖塔。”张冶想要尽可能多的了解,以便到了钟屠的家族,就能立刻着手修复锁妖塔。

钟屠组织了一下语言,娓娓道来。

这个钟姓家族,有数千年的历史了,先祖是修真界的一位渡劫散修,厌倦了修真界的尔虞我诈,况且飞升又飞升不了,便到凡间降妖除魔,造福苍生。

适逢凡间一个王朝,国师把持朝政,囚禁帝王,民不聊生,钟氏先祖识破国师乃妖物所化,就与那国师大战一月有余,钟氏先祖略胜一筹,但也无法彻底灭杀那妖物,只得将其镇压在上品灵器锁妖塔内。

钟氏先祖也并非毫发无损,伤了元气,没能挺过五百年一次的雷劫,身死道消,王朝感激钟氏的功劳,一直护佑着其家族,哪怕王朝更替,钟氏家族屹立不倒,延续数千年的荣耀。

若非数年前天降雷霆,劈死了锁妖塔内的器灵,钟氏一族,哪怕只有族长一个元婴大修士,依旧显赫。

张冶基本了解了锁妖塔和钟氏家族,很快就来到了通往凡间的入口,他抓着钟屠的肩膀:“你的速度太慢了,我带你。”

钟屠只是筑基修士,的确太慢,张冶抓着他,化为虹光,遁入凡间。

张冶在修真界生活了数年,再次返回凡间,已有诸多不适应,就好像一个人在鸟语花香、风调雨顺的地方待久了,忽然来到了沙漠,浑身难受。

这都是因为凡间灵气匮乏,所以很少有修士愿意在凡间逗留。

还未天亮,张冶就来到了钟屠家族所在的大风王朝,从上空看去,皇城倒是磅礴雄伟,繁荣鼎盛,只是妖气弥漫,一副大祸临头的样子。

妖气为浓郁的地方,一座高塔伫立,钟屠说那就是他们家族镇守的锁妖塔。

张冶带着钟屠直直降落其家族内部,但刚一降落,一群白衣武士冲上前来,围住张冶:“来者何人!”

张冶看了一眼,这些人大多凡人,只有少数几个是炼气修士,这个修真家族果然没落了。

钟屠连忙出面,说道:“我是钟屠,这是从天道城请回来帮忙的张大师,族长何在?”

武士们认出了钟屠,这才放下了戒备,激动道:“小少爷,您总算回来了,族长族老他们还在锁妖塔镇守,这几天族长一直吐血……”

钟屠一听,脸色焦急:“快带我们去锁妖塔。”

武士们看了张冶一眼,立马在前头领路。

钟氏家族很大,只比皇宫小了一点,武士通过令牌,打开了阵法,众人终于来到了锁妖塔下。

没了阵法遮挡,这锁妖塔更是妖气弥漫,可能锁妖塔本来不是这个颜色,但硬是被妖气熏得乌漆墨黑。一道裂缝从塔顶延续到塔身,一条条挂有符篆的铁链将其团团捆住,防止崩裂。

锁妖塔底部,八名白衣老者按照八卦方位盘坐,凡人可能看不出什么,但以张冶的眼力,他们的头顶冲出白气,正在加持锁妖塔。

“爷爷,父亲,我回来了!”钟屠跑向其中老的一名老者,也是全场的一名元婴修士。

听到钟屠的声音,元婴老者艰难的睁开了眼睛,他挤出一抹笑容:“小屠,回来就好。”

旁边的一个中年修士也睁开了眼睛,连忙问道:“让你去修真界请帮手,人呢?”

钟屠略微迟疑,隆重介绍道:“爷爷,父亲,这位是天道城的张大师,特意过来帮忙的。”

元婴老者怔了怔,一副欲言又止的姿态,但那中年修士怒目圆睁,对着钟屠吼道:“不是让你拿着信物去请紫霞宗的紫霞老祖么,你带个元婴修士回来有什么用!”

“爹,我拿着先祖的信物去找紫霞老祖了,但人家根本不认……”钟屠吐着苦水。

张冶在一旁算是听明白了,原来钟屠一开始找的人并不是他,而是拿着先祖信物,去找紫霞宗的老祖帮忙,但世事变迁,沧海桑田,那紫霞老祖虽然健在,但情义不在,压根没有理会钟氏家族的请求。

钟屠不敢空手而归,可又请不到其他渡劫境老祖,当听说了张冶的大名后,灵机一动,既然无法请到渡劫老祖镇压妖王,那请张冶修复锁妖塔也可以的嘛!

所以,钟屠在铁匠铺外,一等就是六年。

听完钟屠的叙述,元婴老者看向张冶,他们在凡间并未听说过张冶的大名,哪怕钟屠再三强调,但他还是有些信不过:“这位道友,孩子不懂事,给您添麻烦了,锁妖塔你对付不了,还请速速离去。”

“至于报酬,我钟家照付。”听闻张冶是个铁匠铺的老板,元婴老者补充了一句,至于张冶是否能修好锁妖塔,他压根没往那个方向想,更不敢让张冶尝试,万一没有修好,反而把锁妖塔给弄得更坏了,得不偿失。

钟屠连忙过来和张冶道歉,他在天道城待了几年,知道张冶的分量,希望张冶不要见怪,他再劝说一下族长。

张冶点了点头,没有生气,目光灼灼的盯着锁妖塔。钟屠则竭力劝说着家人,但他的权威大不过父亲和爷爷,始终不同意让张冶插手。

就在此时,张冶开口说道:“等会儿天亮,阴阳更替,那是诸天神佛闭眼的时候,里面的妖王势必会在那时全力反扑,以锁妖塔现在的状况,恐怕撑不住。”

张冶看向元婴老者:“所以,尽快决定吧,到底要不要我插手。”

张冶刚才粗略看了一番,这锁妖塔能修,他本意上也想帮助这个修真家族,但人家不愿意,他也不会强求。

张冶一眼看破锁妖塔的症结,这让钟家族长重视了几分,元婴老者沉默片刻,固执道:“不劳道友挂心,这么多年都撑过来了,也不怕这几天!”

这些年来,他们足不出户,不惜消耗元气加持锁妖塔,但其实那点元气微不足道,主要是锁妖塔本身还没有完全损坏,所以才能继续镇压里面的妖物,但张冶刚才已经看得出来,这锁妖塔油尽灯枯,等会儿天亮的一刹那,就是它崩溃的时候。

不过张冶该说的都说了,这钟家想要自寻死路张冶也没办法,强行修复锁妖塔搞不好还会被钟家阻挠,所以张冶不强求,便拱了拱手:“那张某就告辞了。”再不走,等会儿妖王出世,张冶都得遭殃。

钟家元婴见张冶识趣退下,吩咐道:“钟屠,去账房支一百上品灵石,送客!”数千年的修真家族,虽然没落了,但一百上品灵石还是拿得出手的。

“无功不受禄,告辞。”张冶哀其不幸,也不好意思收人家的钱,在钟屠的带领下,走出锁妖塔的地界。

出来的路上,钟屠显得格外不好意思,毕竟将张冶大老远请来,结果被家族拒之门外,钟屠连连告罪。

这个修真家族有他自己的考虑,张冶并不怪罪,只是看这一家老的老,小的小,于心不忍道:“钟屠,听我一句劝,锁妖塔真的撑不到太阳升起,你赶紧带着家人离开皇城吧。”

钟屠在天道城待了六年,对张冶的权威论断深信不疑,但他面色坚毅道:“镇压那妖王,是我钟家的使命,苟且存活,何颜面对钟家的列祖列宗?何颜面对信任我钟家的黎民百姓?我钟家上下,与锁妖塔共存亡!”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张冶为这份气节动容,虽然钟家有些固执迂腐,但比修真界那些贪生怕死,见利忘义的修士可爱了不知多少。

就在此时,天边泛起鱼肚白,太阳即将生起,马上就是阴阳交替漫天神佛闭眼之时,锁妖塔如张冶判断的那样,剧烈颤抖起来。

“钟家上下,不论男女,速来锁妖塔支援!”元婴族长一声暴喝,传遍了整个钟家。

钟屠脸色有些白,向张冶拱了拱手:“张大师还请快些离去,晚辈不能相送,还请恕罪!”

说完,钟屠和其他钟家人一样,飞向锁妖塔。

张冶看着钟屠的背影,叹息一声,转身出门,但刚走了两步,他忽然停下,随即义无反顾的飞向锁妖塔。

韩城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公立银屑病医院哪个权威
邯郸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亳州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珠海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