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杨之光在当代美术史中的意义

2019-02-22 01:44:36

杨之光在当代美术史中的意义

杨之光在当代美术史中的意义,必须把他放在整个美术史发展的上下文来考察。 近代以来,西风东渐,给中国带来了巨大变化。这个变化有两个层次。个层次是总体上的,其结果恰如桑兵所言, 今日中国人在正式场合用来表达其思维的一整套语汇和概念,形成近代中国思想历史的各种学说、教学研究的学科分类,总之,由人们思维发生,独立于人们思维而制约着人们思维的知识系统,与一个世纪以前中国人所拥有的那一套大相径庭。 他接着指出: 如果放弃这些语汇、概念和知识,人们很难正式表达自己的意思。而习惯于这些体系的今人,要想进人变化之前的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也十分困难,即使经过专门训练,还是常常容易发生格义附会的误读错解。 [1] 第二个层次涉及本文所讨论的杨之光的艺术。邓以蛰在讨论林风眠的绘画时指出: 中国画注重自然,酉洋画注重人生。两下体裁不同,所以发展的艺术 (合伎俩方面)也就不同了。这种畛域,似乎很难沟通;强要混一,必成得此失彼之势,恐怕风眠是不肯惹起这种莫大的牺牲吧? 在这种状况下,林风眠的应对策略是, 他凡是山水写生,都是用中国画法,人物是油画。 [2] 个层次告诉我们,今日中国大不同于古代中国。这种不同是全面的,直接涉及到 语汇、概念和知识 。这种状况还提醒复古主义者,从今日中国复古回去,不仅有现实的困难,而且还会带来知识与学理上的问题。但是,近百年来,复古主义却又不绝如缕,几乎没有中断过。联系到桑兵的说法,我只能认为,复古主义的用意其实不在复古,而在于今日,在于用一种想象中的古代中国来矫正令人不满的今日中国。第二个层次告诉我们,生活在一个文化断裂层中的中国艺术家,他们所产生的焦虑,本身就和这断裂密不可分。也就是说, 他们面临的问题,并不存在于古代中国而只存在于今日中国。考虑到近百年中国美术中的写实主义运动,我或可认为,在这里,体现古代中国与今日中国之判然有别的,大概就是对待人物画的态度了。一般治美术史的都知道,宋以后中国人物画持续衰落,山水花鸟代之而起,且以山水为正宗,是有其特定原因的,并且体现了绘画功能的转变。与此相对应的是,近代写实主义在中国兴起,其中的核心是人物画。之所以如此,我想大概和转型社会所产生的一系列视觉政治诉求有关。就今日中国而言,人物画的意义非同一般。 林风眠之所以说 凡山水写生都用中国画法 ,而人物用 油画 ,说明元以后山水花鸟毕竟自成格局,有成熟的技法和趣味来支撑,尽管品味精审者可以从中辨别高低,但高和低都不涉及到水墨的根本,而人物画就不同了,非要用 油画 来画不可。林风眠的这番话从一个侧面说明,人物步不前。相当一批以人物为题材的水墨画家,也在这个问题上徘徊。我们只要认真审视徐悲鸿的水墨人物画创作《愚公移山》和蒋兆和的水墨人物画代表作《流民图》,就能对此间题的困难了如指掌。

CRC三都站汤啟龙挤身N组前十SS时
技术驱动因智而能2018中国创新营销峰会
鼻塞头痛是感冒了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