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大企业的管理自爆

2018-10-31 14:09:11

乔布斯去世之后,苹果的股价一度继续上扬,苹果有脱离地心引力之势,新任CEO也颇为志得意满。但是,1年多之后,苹果先后陷入了iPhone5带鱼门、Siri门、地图门也是的变动,则是iOS的灵魂人物福斯特尔的离职。

11月16日,苹果股价在纳斯达克证券市场下跌11.26美元,跌幅为2.10%,报收于525.62美元。按照周四的收盘价计算,苹果市值已跌破5000亿美元大关,降至4944.5亿美元!低达12倍的PE背后,是投资者的不看好。苹果危矣?乔布斯红利之后怎么办?

大企业的管理自爆

其实,不仅仅是苹果,微软的二号人物、Win8的创造者、Win7的拯救者辛诺夫斯基也于本周宣布离开微软。两个技术天才,分别负责全球两个成功的操作系统,但是,又在非常接近的时间内选择离职,这不是偶然。

比如苹果,它是迄今为止在IT领域内纵向一体化的企业,从CPU到OS,从移动互联、软件、硬件,再到物流、营销它创造了太多不可思议。但是,能把如此复杂的团队有效整合到一起,需要极强的整合能力,而这种整合能力,除了天才级人物或者说灵魂人物之外,还需要严密、成熟的管理机制。而乔布斯作为这种的人物,就是起到了这种超级粘合剂的作用。

这种超级粘合剂,除了在创造性产品、营销中起到无与伦比的作用之外,更重要的是粘合天才人物,比如,超级程序员福斯特尔、超级设计师艾维,很难想象没有乔布斯他们会怎么样终,特立独行的福斯特尔被以特立独行为名开除了注意,是开除,不是辞职。这点,和当年乔布斯被逐出苹果非常相似当然,我们不能说福斯特尔就一定和乔布斯那么重要,但是,你也无法判断说他确实就没那么重要。

厨师Cook擅长做一把物流好菜,但是,我们不知道在苹果这样一台复杂而精密的创新机器里,在纵向一体化的整合环节中,他是否可以真的驾驭好其他部门,或者说,其他人是否能够填补福斯特尔的空缺。

不仅仅是苹果,微软也是如此。微软与苹果不同之处在于,微软是一家横向一体化的企业,包括OS、Office、数据库、各种应用服务器、xbox等游戏机它的核心都是软件。但是,这种横向扩张的幅度太大,管理难度也并不比苹果低,甚至更高。

所以,当盖茨这个灵魂人物、超级粘合剂离开微软的管理岗位之后,职业销售大师鲍尔默依然驾驭微软这艘大船多年,其实殊为不易。毕竟,这么大的组织、这么复杂的管理结构,其管理难度会非常大,大到了一旦失去足够的向心力,那个不安分的电子就要飞出去,于是,管理自爆了。

那么,无论是福斯特尔,还是辛诺夫斯基,乃至乔伊多西等,都是那种难以束缚的电子,它们是容易逃逸的,但是,它们的逃逸,也容易让现有的机制趋于新的稳定,但是也往往是新的僵化,失去创造力。

老兵们的启示是否普适?

那么,微软、苹果,或是其他管理难度足够大、规模足够大的公司,它们是怎么应对这样的问题呢?以前,成功的案例主要包括日韩模式、欧美模式。

日本和韩国都有极大的财阀,比如三井、三菱、现代、三星,乃至印度的塔塔等,都是非常多元化的业务,中间通过金融、控股等手段来实现集团化发展,其业务非常庞杂,但是各个公司之间往往弱相关。

而在欧美,比如IBM、GE、联合技术、西门子这样的公司,虽然也是多元化的公司,但是,它们各个子公司之间的业务相关度更强,而且一个显着的特点是往往要求在各自领域内做第二,否则就坚决扬弃。

显然,日韩模式与东亚的文化相关,其中有更多的裙带关系,背后往往是家族企业,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融合在一起;而欧美企业由于往往是经理层来管理,需要更加明确的信托,所以,关联企业之间的利益更为清晰、可分。

我们很难说清楚二者之间那个更好,比如,索尼、松下衰败了,但是三星却崛起了;惠普、柯达衰败了,丰田却活过来了。所以,一旦企业规模大到这个程度,其管理的复杂度,可以类比的对象就是一些小的国家了,很难有统一的模式。比如,既然GE、西门子做了第二,那么,按照欧美模式其他跟随者就不能存在了,这是欧美模式的缺陷;而在日韩模式里,因为银企不分,日本正在产生越来越多的僵尸企业,而且极易产生官僚化

那么,既然没有统一的模式,IBM、GE、三星又能给管理者什么启示呢?大企业又如何避免自爆呢?它们共同的特点,都是在多个领域建立起足够的强势,这样可以分散了风险,同时,不断自我革命,敢于扬弃但是,悲观地说,我们仍然难以知道,这些是否可以适用于苹果、微软和其它大企业。

换言之,我们无法知道乔布斯红利之后怎么办,因为,历史是在英雄领导下的人民创造的语词和事实就是这么纠结。

座驾式抹光机
建筑爬架网
浮体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