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杀手狂妃王爷请接招第四章终于轮到我了

发布时间:2020-01-22 00:46:17 编辑:笔名

杀手狂妃,王爷请接招 第四章 终于轮到我了

听庙里的和尚说,南安山上有一处深渊,风吹过如同恶鬼炼狱一般,可以吞噬一切生灵,若是掉下去,绝无生还可能。

一把撕下腿上碍事的裙摆,伶烟敛了敛心神,突然一个转身,双手紧握成拳,满目嗜血看着那两头巨兽。

这般挑衅的模样,看的巨兽顿时狂暴了起来,仰天长啸一声,随即迅速朝着伶烟扑去。

伶烟身子本就娇小,在巨兽面前仿佛手轻轻一捏就会碎开,慕华立在巨兽身后,饶有兴趣看着伶烟。

他很期待,这个丑女人还会给他怎样的惊喜,若是能让他满意,他不介意将她收入王府当贴身侍卫,这么多年,这还是个让她颇为有兴趣的女人。

巨兽已经冲到了面前,伶烟双手猛地朝前一拍,却如同拍在了坚硬无比的石头上,手掌不停抽痛着,细眉轻蹙,伶烟脚突然在地上一扫,带起了不少污水,全数溅到了巨兽眼中。

巨兽吃痛的嚎叫着,彻底被激怒,弓着身子朝伶烟脸上咬去。

伶烟得意一笑,她等的就是这一刻!

娇小的身子往后急退了几步,身后便是万丈悬崖,巨兽已经怒红了眼,根本顾不上这些,伶烟突然趴下身,那巨兽尖锐的爪子在她手臂上一划而过落下了崖底,庞大的身体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顾不上痛楚,伶烟撑着身子又站起身,此刻衣衫下顿时一片血肉模糊,足以见骨。

方才只是掉下去一只,还剩下一只。

怒瞪了眼看好戏的慕华,伶烟哀怨出声:“你就这么看着我死么?”

“我相信你不会。”慕华闲适开口,仿佛眼前的生死搏杀只是一场好戏。

“靠!”伶烟恨不得冲上去撕碎慕华的脸,这男人简直就是不要脸到了。

但她此刻已经没时间顾及慕华,这只巨兽看自己的同伴落下了崖底,已经彻底癫狂,同样的招数肯定不会骗到这只巨兽第二次,她必须想想别的办法。

眼珠转了一圈,将四周所有景致收入眼底,除了光秃秃的石头,只剩下身后这个万丈崖底,她还能有什么办法!

手臂上一阵阵刺痛着,几乎要让伶烟昏厥,这身体实在是太弱了,哪怕已经休养了几年,还是太不中用,若是换在以前,别说这两只畜生,就算再带上个慕华,她都能一掌拍死。

胸口的宝贝突然发着烫,伶烟咬了咬唇,就算她再舍不得,这会儿也不得不放弃了,方才这两只巨兽是因为这个东西才转移了目标,看来这巨兽的目标根本不是她,而是这件宝贝。

心疼不已的从怀中将宝贝取了出来,放在脸颊边蹭了蹭,这番动作看的慕华心头一紧,沉声开口:“不要打灵戒主意,否则我一定会让你死的更惨!”

灵戒?她倒是没看出来,这东西居然是个戒指。

不过她极其讨厌有人威胁她,更何况还是这个算计了她两回的贱男人,左右是一死,能让这个男人不痛快些,她何乐而不为!

脸上浮现出一抹妖娆无比的笑意,伶烟轻晃手上铃铛,慕华别开眼,止不住冷笑,“魅术对本王没有用。”

她当然知道对他没用,但她的目的可不是魅惑这个贱男人。

娇笑着抬起手,那只所谓的灵戒瞬间被抛入了深渊,巨兽目眦尽裂,哀嚎着跟着灵戒跃了下去,伶烟恨不得大笑几声,下巴却被一只刺骨冰凉的手擒住。

双目对上慕华满带杀意的眼,伶烟不咸不淡开口:“怎么?你算计老娘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会被老娘算计?要杀就杀,十年以后老娘又是一条好汉!”

慕华只觉得自己要被怒意灼伤,这个丑女人,她到底知不知道灵戒是什么!居然就这么随手抛下了崖底。

袖下手指捏的“吱吱”做响,听到伶烟一阵毛骨悚然,清了清嗓子,正想开口,身子却被慕华一把往后推去。

耳畔是凌厉的寒风,几乎要将她的脸划伤,不停坠落的身子让伶烟瞬间回过了神,她居然被这个贱男人推到崖底了!

伶烟惊慌抬手想要抓住些什么,却发现头顶上又是什么东西坠了下来,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卧槽,她没看错吧?慕华这个贱男人居然也跳下来了?

难不成是推下她就后悔了,想一起殉情?

身子还在不停往下坠落着,不知还要多久才能坠到崖底。

不行,她不能死,不能死,若是就这么摔成烂泥,那她这辈子简直是白活了!

身后是一眼望不到头底的岩石,顾不上手臂上的痛楚,伶烟咬了咬牙,一脚踢在了崖壁上,整条腿都传来一阵碎裂般的痛楚,但现在她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伶烟这一番动作让身子坠落的速度延缓了不少,原本还距离伶烟有些距离的慕华,转眼间便已经落到了伶烟身旁。

“贱男人,你给老娘偿命!”

伶烟狂吼一声,突然纵身一跃整个人挂在了慕华身上。

“……滚下去。”

慕华此刻的面色已经差到没有词语来形容,伶烟却如同八爪鱼一般搂着慕华精瘦的腰,颇为得意开口:“你让我松手便松手么?就算是死,我也要你给我垫底!”

从这么高的地方下去,一定是必死无疑,但若是有人在下面垫着,她生还的可能便大大提升,这男人算计了她两回,如今还她一命,便谁也不欠谁了。

“呵。”慕华怒极反笑,突然一个翻身将伶烟压到了身下,寡薄的唇若有若无的从伶烟脸颊拂过,温热的触感让伶烟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来这招么?谁不会!

伶烟嫣然一笑,刺痛的手臂往下移去,一把抓在了慕华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

“唔!”

慕华闷哼了一声,压着伶烟的手顿时松懈了下来,伶烟一蹬腿,又爬到了慕华身上,明亮的眼底满是潋滟,“小样儿,跟我玩!看不出来你人挺瘦,那什么倒是不小,不错不错。”

佛山市南海经济开发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杭州市江干区九堡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宝鸡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江苏省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菏泽儿童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