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如云净域杯一念成佛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14:29 编辑:笔名

郭震鬼鬼祟祟地靠在一根电线杆后面,偷窥着对面“柳氏碳锅鸡”饭店的食客,生怕被人发现。此时天色已晚,路灯又暗,他费力远眺,却丝毫看不清楚。他越来越急,好像有什么危险正在慢慢靠近。犹豫再三,他决定走过去。  这家紧挨路边的饭店门前,摆放了四张四方桌,除了一桌客人刚走外,其余三桌都有客人。郭震一边走,一边用余光偷瞄。三桌客人,一桌貌似是家庭聚会,有老人小孩,有男人女人,一桌貌似是朋友吃喝,满桌狼藉,酒瓶遍地,一桌貌似是一对情侣,男女两人看起来都很拘束。他尽量走得慢一些,表现得自然一点,以免被别人看出来。即使如此,他还是仅用了十几秒钟就走了过去。郭震没有立即停下,而是又向前走了几米,才装模作样地停在一旁的墙角。  郭震仔细回想着,试图想起来什么。但是,灯光委实太暗,一切都是那么模糊,而且影影绰绰的,有很多视线死角,别说看不清楚,有些地方根本看不到。他非常失望,扭头望着那三桌客人,看着他们吃喝正酣、笑意正浓,越发焦躁不安。他鼓足勇气,决定再走一遍。  郭震掏出手机,装作打电话的样子再次折返,从饭店旁边缓缓走过。他故意用手机挡着自己,不让那些吃饭的人起疑。这样做,虽然也会遮挡自己的视线,但他还是能从缝隙中看到饭店的全貌。这次走过,他不仅再次观察了那三桌客人,还瞟了瞟饭店的内部摆设,包括前台、菜柜、桌椅、酒水的摆放位置。十几秒后,他又在那根电线杆旁停住。  郭震的内心充满了绝望。来回两趟,一无所获,没弄清楚三桌客人究竟点了哪些菜。他暗暗后悔,后悔刚才没有坚持到底,弄得自己如此狼狈。他又生气,气自己太讲良心,如果不讲良心,现在应该已经回到工地宿舍睡着了,何苦在此受罪?他忧心忡忡地看向饭店,恰巧与那桌有老有小客人中的小朋友四目相对。小朋友的眼里全是天真和可爱,搅得郭震内心争斗剧烈、挣扎不断。他下意识摸了摸裤兜,掏出仅有的一张百元大钞和两个钢镚。他冲着那个小朋友笑了笑,然后昂首挺胸地走了过去。刚走到饭店旁,就与老板柳氏迎面相遇。她看了郭震一眼,主动打起招呼。  “还没回家呢?”  郭震的拘谨之中带着慌乱,一时之间不知如何解释。  “我、我……大姐,刚才我们不是点了一盘牛肉嘛,后来没要,让你给换了一盘羊肉,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怎么了?”  “我、我刚才没吃饱,想带回去煮着吃,你把那盘牛肉卖给我吧。”郭震边说边把那张百元大钞掏了出来,递到柳氏跟前。柳氏低头看了看皱巴巴的钞票,没有说话,而是示意郭震跟着自己走进饭店。郭震长舒一口气,一脸轻松地跟了进去。  柳氏个头不高,垫着脚从盛放酒水的冰箱上端下一盘肉,放在桌子上。郭震见状,心里猛然一惊,不动声色地瞅了柳氏一眼,然后走近桌子,仔细辨认着。  “是这一盘吗?”柳氏问。郭震只一眼,就认出了正是刚才换掉的那盘牛肉,连忙点头。  “对、对、对,正是刚才我们要的那盘。”郭震的担忧顿时烟消云散。  “大姐,这盘肉多少钱?你给我包起来吧。”柳氏看着那盘肉,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大兄弟,我们店里的食材是不外卖的。”郭震听了,顿时没了脾气。本以为会一帆风顺,却不料平地起风雷,并没有那么简单。他没有轻易放弃,而是连连恳求。但是不论他说什么,柳氏就是不答应。  “大姐,啥也别说了,我用一百块钱买这盘肉,总可以吧?”郭震颇为无奈,只好出此下策。谁知柳氏坚定地摇摇头,依然不同意。正当二人僵持不下之时,一条黑狗溜了进来,看着那盘肉垂涎欲滴。郭震看了一眼,突然怒气横流。  “滚一边去。”郭震朝那条黑狗撒气。“要不是你,我能落到这个地步?”好像他与狗之间有什么仇怨。柳氏见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似乎有意火上浇油,端起盘子,竟然将肉全都倒在地上。黑狗见了,没有片刻犹豫,直接舔食起来。郭震先是大受刺激,心想你宁可喂狗,也不给我?摆明侮辱人嘛!怒火尚未燃烧,就已转怒为乐——肉都喂狗了,就不用再花冤枉钱了。  “大姐,你这是干什么啊?”此时的郭震早已喜上眉梢,话语之间都是兴奋。  “不干什么!想吃的话,明天再来,姐免费给你提供两斤。过期不候。”柳氏说完就出去招待客人了。郭震半信半疑。但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其他的都无所谓了。他走出饭店,和柳氏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郭震回到工地宿舍,几个工友还没休息,纷纷问他干什么去了。他一边洗刷,一边回答。  “那盘牛肉换回去之后,我越想越怕,万一让其他人吃了,得了狂犬病怎么办?所以,我又回去把那盘肉给处理掉了。”  “你看你,多管闲事不是?谁让老板不看好自家的狗?出了事也得她自己负责!”工友老何说。  “你是怎么处理的啊?”工友老李问。  郭震洗刷完毕,躺在床上乐呵呵地吹着口哨,接着胡编乱造起来。  “我啊,就找到老板,说你家的黑狗帮你看店,也不容易,平时都是吃些骨头剩饭啥的,偶尔也得给它吃顿好的。刚才我们换掉的牛肉就很不错,可以赏给它。那位大姐一听,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二话没说就把肉给狗吃了。”  工友们听了,嘘声一片。  “你骗谁呢?敢情你是老板,她是老板娘啊?哈哈哈。”宿舍里成了蜚短流长的海洋。郭震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美美地睡去。  把饭店收拾干净后,柳氏坐在前台休息。忙碌了一天,难得片刻清净。那条黑狗蜷缩在门口,像个保镖似的保护着女主人。她晃动鼠标,正要关机,却像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很地把监控视频倒回到一个时间点上,认真地回看着。画面中,郭震和三位工友正在吃饭,一条黑狗在旁边偷吃他们点的一盘肉。等到他们发现时,黑狗已经吃了两三块。他们争执了一会,老何就端着那盘肉走出了监控区,没过多久,他又端着一盘肉走了回来。他们四人小声嘀咕了一会儿,继续吃起来。郭震似乎与另外三人意见不同,频频朝一个方向看着,一脸担心。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们做了什么。你不回来,我也不会把这盘被狗舔过的肉卖给别人。幸亏你回来了,没有因为一盘肉,丢掉自己的良心善念。”柳氏看着视频,自言自语。   共 234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割包皮手术有那些步骤
黑龙江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