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安全事件频发缺关怀外来工子女遭遇青春突袭

2018-10-28 12:38:15

安全事件频发缺关怀 外来工子女遭遇“青春突袭”

不到一个月内,海南万宁“校长带女生开房案”所引发的未成年人校园安全危机已蔓延到佛山的各中小学。

在过去的一周里,张怀和儿子张晓已经被各类“紧抓安全、多给子女关怀”的短信和“好好保护自己”的“说教”侵袭了一周。

反感、厌恶或者害怕?都不是。

张怀突然得到了一丝丝欣慰。“次意识到了孩子需要长大,一瞬间的事情。”

“这样大规模的‘宣传’从来没有过,儿子好像就这样突然走进了青春期。”张怀和江湾二路一带的工友开始讨论儿女们“略有出轨,又可以理解”的“青春期行为”,开始琢磨“是不是要多告诉孩子们一点成人世界的基本知识”。

一切都在悄然改变,尽管每天都背着大书包埋头上学的张晓依然喜爱用沉默来和父母交流,依旧跟女生说话满脸通红,但在父母眼里,他“眼神有点变了,阳光了”。

“提前到来的青春期”

“比我们那个年代早熟很多了。”张怀挠挠头,略微油腻的头发被他反复揉搓,“工作好累,以前都很少关心孩子们的内心。”

“自从这次事件那么大的报道之后,我开始关注娃娃的一些很细微的事情,是次这样子。”张怀和佛山300多万外来工一样,在这个城市打着一份月收入从元不等的工作,拉扯着一个或者两个正在上小学或者初中的子女,父兼母职,或者母兼父职地“堆日子”。

“我们四川人都是这样子,对娃娃比较粗心的。”他这样解释自己的生活里孩子们所扮演的角色,“确实关注比较少”。

不过,“怎么就出现‘那个事情’?”张怀有一点懊恼,虽然他所指的“那个事情”与他没有一点事实性的关联。“就算再那个怎么,也不会发生在刚出小学、才上初中的孩子们身上吧?”

“也是很气,不过气也没用?”张怀和妻子一起叹气,“听说研究都表示,现在孩子确实都发育早。”

张怀所说的“那个事情”指的是5月23日佛山南庄四中里两名初中生“当众拍拖被拍照”的络风波。而这场风波所引起的心灵震荡仍在继续,“怎么会这样,女主角怎么这么早熟,还有没有风化了”的讨论在整个佛山城进行。

“难道就是因为吃的不同了?她跳楼了没?”有友们略带戏谑地讨论着风波里的女主角,这个与大多数人在现实中都没有关联的女孩。

不过,在经过漫长的“性侵类”的“轰炸”后,张怀和妻子对此事慢慢吐了句“孩子们的问题,是个社会的问题,大概青春期确实来得早些。”

两人的观点在佛山市团市委进行的一场《佛山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调研》中得到了证实。“初中、小学已经成为未成年人身体发育快和关键的时期”。佛山科技学院的心理学教授蒋莉也说,“现在的很多孩子在10—11岁就开始发育了,尤其是佛山这个经济重镇,孩子们接触的事更多,更为开放的社会环境直接会带来青春期的提前。”

然而,大多数的佛山青少年仍显得懵懂。

在佛山团市委今年出炉的《佛山市构建青少年心理帮助体系调研报告》中,“躯体症状”、“焦虑”和“抑郁”等青春期常见问题中,佛山青少年的问题发生比率基本在60%-70%。

“首先要做的也许就是意识到,青春期是一个必经的阶段。”蒋莉坦言。

“也许从小就应该多给关注。”张怀隔空与素未谋面的蒋莉对着话:“女学生的事也好,性侵的事也好,除了猎奇,还得有点别的。”

半数新晋小市民的“不快乐”

“通过关注和爱,给予成长所需要的自信心。”蒋丽说:“没有信心,真的很难度过青春期这个男孩、女孩都会有巨大改变的日子。”

而在佛山20万的小学生、初一学生当中,面对这场径自到来的青春期,“需要、缺乏信心”的就是10万左右的外来工子女。

在佛山团市委的《佛山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调研》中,在问卷调查的3000名外来工的小学生子女中,“大多数农民工未成年子女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况不容乐观”。

“有点自卑,以前老低着头,说自己不好看呢。”张怀和妻子对张晓的评价是,“老师都说是个帅小伙,可他老说不是,还总说别的小朋友笑话他。”

“不喜欢穿一些特别漂亮的衣服。”张怀的一位工友同样评价着自己同在邦耀小学读书的女儿,“不爱打扮呢”。

这样的孩子在《佛山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调研》中也同样有论述,“在身体状况方面,认为自己身材好的农民工未成年子女不足四成,认为自己身体强壮的有43%。农民工未成年子女对自己身体方面认知反映出来的情况表明,他们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尤其是近六成的人都不认为自己身材是好的,也不认为自己的身体强壮”。

另外,调研中还有“不足四成的农民工未成年子女认为自己‘有一张令人愉快的脸’,不足三成的人认为自己的‘头发很好’。”

“喜欢自言自语”,在邦耀小学等待孩子放学的一位外来工对说,“沉默,不爱说话”。

沉默的后果也许就是对城市生活的恐惧和紧张,在调研报告中,“对于生活常常感到担心和害怕的外来工子女占据5成以上”。

“自我感觉不好,会影响自我认知。”蒋莉认为,“缺乏自己正确认知的人,常说‘我是不重要的’。”

同样,在《佛山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调研》中,也显示只有34.7%的人认为“在班上我是一个重要的人”。

这样的认知结果导致对待学校的态度则是,“高达64.9%的外来工子女不喜欢学校”。

上述的种种表现,归结的一个内心声音,在蒋莉看来,“大多数外来工孩子都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幸福的人”。

多一点关注下的改变

在5月29日下午5点半,这个接送孩子回家的平凡时刻里,邦耀外来工小学的一群群小学生、初中生们,开始接受老师的点滴的关注。

“接到各种短信,还有经常开会,说的内容从关心孩子们的身体健康到孩子们的内心。”张怀和其他家长介绍。

“大概也是害怕出事。”张怀初这样理解这些“特别的关心”。

“不过,次和10多岁的孩子说起了一点‘大人们的事’,感觉父子之间也亲近了点。”他说,“问问娃有没有喜欢的女生,会不会多看女孩子几眼”这种问题的时候,“感觉有点羞涩,然后我们一家人都腼腆地笑啦”。

“我没有”,张晓很肯定地告诉,眼神坚定。

“感觉也没有多少不好”,张怀夫妻介绍,“小孩子反而更加开朗了,跟大家聊得多了。”

“借此话题,我们开始什么都聊了。学习是不是真的很难啊?想不想要一双新鞋子啊?”这些曾经都“难以开口”的请求,“现在也可以很自信地提出来了”,张怀介绍。

“喏,昨天我说想吃麦当劳啦,爸爸也答应啦!”

张晓开始不再像从前一样藏着自己的想法,“我就是想吃啦”。说完他捂着嘴巴一阵“呵呵”地笑。

(文中张怀、张晓均为化名)

南方徐佳佳

润辉广场
万宇名都花园
和昌钱塘外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