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亲爱的回到初的地方

发布时间:2019-11-12 11:15:03 编辑:笔名

《亲爱的》回到初的地方

导读:国庆期间看了一部电影《亲爱的》,这部亲情催泪大片的票房目前还在持续走高。很值得一看,影片选拍的视角、题材匠心独运。镜头在几个地方进行切换...    国庆期间看了一部电影《亲爱的》,这部亲情催泪大片的票房目前还在持续走高。很值得一看,影片选拍的视角、题材匠心独运。镜头在几个地方进行切换,脏乱挤的城中村、落后封闭的农村、低矮单薄的民工平房,还有写字楼的律师事务所、福利院。没有宏大的叙事场景,而“打拐”这一题材,也只是一个引子,亲情的力量直撞击着灵魂,过程中所体现的意义也极具穿透力,直戳入社会的核心问题点,深刻折射出当前社会所存在的种种漏洞和弊端,再一次引发了人们对道德、伦理、法律等的拷问和反思。

起初走进影片中的是大大小小的电线交织在一起的城中村,再走进一个家庭,随后揭开故事的序幕。军和鲁晓娟是一对婚姻破裂的夫妻,育有一个三岁的儿子田鹏。有一天儿子走失了,原本离异的夫妇再次同心,开启了寻儿之路。他们加入了一个打拐组织,认识了一群孩子失联或被拐的父母。三年后,夫妇俩终于在一个小山村找到了儿子。可悲的是儿子已经不认识眼前的生身父母了,而是叫一个陌生女人琴为妈妈。而琴却不知道丈夫生前是人贩子,眼下的两个孩子竟是拐骗而来,于是一场亲情大战的拉开序幕。

《亲爱的》可以写的角度有很多。在丢失孩子后,军夫妇时间报案,而派出所不以为然的态度,也让人看到了当下部分官员缺乏为民服务的精神以及不作为行为。在韩德中带着妻子办理准生证时,办证人员的固守流程明显缺乏人性的柔和,也看到了法律或规章所存在的漏洞。琴因为需要证据,请求丈夫的工友作证

,其工友因为害怕报复却始终缄口莫言,直到她不得不以献身来做交换,从这一角度也提出了法律该如何保障证人及相关人员的人身安全。军寻儿途中,所遭遇的劫匪式暴力和抢劫,再一次拷问社会,针对这群弱势群体

,媒体、络、法律应如何更好地保护他们,都是值得深思的。

抛开以上的社会问题,此处我想重点谈一下回归,也就是所谓的根。军夫妇乃至一群失联孩子的父母的寻孩之路,是一种回归。琴的争权道路,是一种回归。到鹏鹏找到了,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家,再从心理上的慢慢接受和适应,更是一种回归。从身到心的回归,也就是所谓的根。

影片中的亮点之一,就是几个演员用情极深,化身为了剧中的人物角色,融为一体,把人物之间矛盾复杂的情感纠葛诠释得淋漓尽致,具有很深的力量感。无论是现实生活还是电视情节,亲情的力量和真实是无需怀疑的,看琴就知道,看军夫妇就知道,看一群寻找失联孩子不言弃的父母就知道。

赵薇扮演人贩子老婆琴,把这个苦情的角色诠释得饱满有血性。剧中的琴是带着悲剧色彩的人物,一个老实本分、善良敦厚的农村妇女,没有受过教育,在农村里养育着两个小孩。而她的丈夫生前在外地打工,岂料是一个人贩子,两个小孩都是她丈夫所拐骗而来,而她对此一无所知。

情感之间尤其是骨肉之情是难以分开的。虽然并非亲生,但琴对这两个孩子同样倾注了全部至深的母爱。但也因人贩子丈夫受到牵连,现实要求琴必须与两个孩子分开,甚至不能见面。而原先被丈夫告知没有生育能力的她,又突如其来的“连失”两个孩子,这一重锤深深击伤了琴的心,如此的痛彻心扉、肝肠寸断,支撑她的一根情感线也摇摇欲坠。从某种意义上讲,孩子就是她生活的重心,是她情感的支撑和动力,倘若失,她将不知何何从。因此只要有一线希望,她也要争取

得知女儿在深圳福利院后,她只身一人从乡下来到大城市,三番几次求院长要见女儿。在遭拒后,甚至大晚上的爬水管通到楼上的窗前,只为了看女儿一眼。很质朴,很真实的情感,让人心动容。为了证明女儿不是被拐,而是丈夫捡来的,她走上了法律的渠道,要拼尽全力争取女儿的抚养权。为了求得可怜的证据,她还献身于丈夫的工友,她说,大哥,今晚你就留下来吧。我注意到她的眼神和表情是轻轻掠过的,看似轻描淡写,实则她的内心已无力顾及其他了,只要有一线希望,即使饱受无奈的痛楚和屈辱,也在所不惜。

而争取的道路远远没有完结,却被医院告知她已怀孕的事实。这一消息太过突然,从琴那说不出的眼神里,观众或许能猜想到她很多种心理状态以及为她未来的设想,而说她无助,不知所措这些词语又太过言轻。随后她缓缓蹲在走廊上,定在那里。此时,剧情落幕。但我马上想到,其实剧情的发展和才刚刚开始。影片精心设置了这一个悬念,瞬间把剧情推向了一个更大的,把思考留给你们。陈可辛的力作,果然非一般。

影片中的各色人物都很容易激发观众的怜悯之情,又比如军夫妇。他们忍受失子之痛,苦觅多年。在偏远的小山村见到鹏鹏,他走过撩开鹏鹏的发梢,看到了那熟悉的疤痕,军激动、欣喜又紧张。多年来所做的一切,所饱受的痛苦煎熬和困苦,就只为了这一刻。不再犹豫,抱起儿子就跑,他要带儿子回家。在厨房忙碌的琴一种不祥的预感,马上放下手中的活儿,一路追赶,一场亲情的争夺和追赶由此展开。在追赶的过程中,鲁晓娟与琴还互相厮打了起来。但三个人始终拼尽全力,就是不言弃。鹏鹏也被眼前的情景受到了惊吓,被扛在肩膀上的他感受到了一种威胁,不停地哭喊着妈妈,捶打着军的背。被拐三年,三岁时年幼记忆不深,从三岁到六岁时他的记忆里只有琴妈妈。即便后来回到了军夫妇身边,他对琴还是有很深的情感依恋,对眼前突然出现的父母却感到陌生。但毫无悬念,鹏鹏重新回到了军夫妇身边。鹏鹏回归了,但此后很长时间内,他幼小的心灵,还将慢慢跋涉而回归。

自从儿子回来后,军对鹏鹏的保护更是小心翼翼,害怕再一次的失。晚上鹏鹏熟睡后,如要外出,军也要背上鹏鹏,。而琴也只能忍痛割爱,把思念吞在心里,远远地想着,看着。有一晚,军看到她,马上要她走。走前她说了无比心酸的一句:大哥,不要让孩子吃桃子,他会过敏的。而军在三年前寻找儿子时,也说过这句话。转身时,他留下了眼泪。军心里被一种莫名的苦涩充斥着,因为天下父母一样心。

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都会一直在路上

,经历各种人世悲欢,冷暖自知。无论是亲情,还是其它,我们始终都在寻求一种对自我的认同,一种回归,一种根,而为此所有的争斗也终归结于此。回家的路曲折又漫长,回归心灵的路更加漫长,因为要有所支撑,有所依托,我们要穷尽一生寻找。但终其一生,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回到初的地方。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如果您认可这篇文章,请将此文分享给您的好友。

艾玛市产前检查医院
湖南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安顺癫痫病专业医院是哪家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三人民医院
邯郸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