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万宁近百亩虾塘被毁事件真相

发布时间:2019-08-23 21:36:11 编辑:笔名

核心提示:2009年12月7日,万宁市林业局在没有事先告知三养殖户将虾塘里的虾转移和安置的情况下,以执行万宁市人民的决定为由,由林业局原局长莫儒钊带队在未履行法定程序的前提下,强行用挖土机推毁48亩虾塘。

2002年4月,海南万隆对虾养殖公司经万宁市人民及相关职能部门和海南省林业局批准同意许可,租赁万宁市山根镇村委会第十、第十三、第十二、第十三、第十四经济社118亩土地建成虾塘养殖对虾,土地东至距潮位200米的海防林,向西垂直90米,南至翁宅铁量路止,北至分洪南岸150米处。

2005年6月 日,丁亚初、蔡少强、翁应国三人与海南万隆对虾养殖有限公司协商,以 00万元受让依法取得上述118亩虾塘。

可是在2009年7月2 日,离土地租赁协议到期尚有10年的时候,一纸由万宁市林业局起草、万宁市人民下发了《万宁市2009年海防林建设退塘还林实施方案》打破了三个人的养虾致富梦。

据三养殖户介绍,万宁市人民和万宁市林业局在未经调查的情况下,将三人合伙经营的118亩虾塘中的48亩认定为在海防林保护范围内,并强行要求丁亚初和山根镇签订《退塘协议书》。

2009年12月7日,万宁市林业局在没有事先告知三养殖户将虾塘里的虾转移和安置的情况下,以执行万宁市人民的决定为由,由林业局原局长莫儒钊带队在未履行法定程序的前提下,强行用挖土机推毁48亩虾塘。

2010年 月21日,又为了应付和完成海南省人民退塘还林的任务,在万宁市人民还没有下发文件和批准授权退塘还林及在没有事先告知三养殖户将虾塘里的虾转移的情形下,莫儒钊又再带领100多人在未履行法定程序的前提下,强行推毁三养殖户正在经营使用中的50. 亩虾塘。造成虾塘里的活虾或流入大海,或沽死在沙滩上,直接推毁埋葬,现场惨不忍睹。三养殖户多年的辛苦劳动和投入的巨额资金全部付之东流。

据三养殖户介绍,在全部推毁98. 亩虾塘后,莫儒钊为了弥补其滥用职权和超越职权行政的违法错误,事后未进行实地调查核实,滥用职权编制追加退塘还林面积方案并促成万宁市人民才在2010年4月20日补发由林业局起草的《关于调整万宁市2009年基干林带退塘还林任务的通知》又将原定三人退塘还林的48亩任意随意扩大为98. 亩。

对簿公堂

2010年5月2l日,丁亚初、蔡少强、翁应国以万宁市人民为被告向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讼请求: 1、撤销由被告万宁市林业局起草,由被告万宁市人民于2009年7月2 日下发的《万宁市2009年海防林建设退塘还林实施方案》、(万府办[2009]112号)和2010年4月20日下发《关于调整万宁市2009年基干林带退塘还林任务的通知》(万府办[2010]48号)将原告丁亚初、蔡少强、翁应国虾塘列为退塘还林范围的具体行政行为;2、确认被告强行填复原告丁亚初、蔡少强、翁应国98. 亩虾塘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丁亚初、蔡少强、翁应国经济损失76 0 84元;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2010年11月10日,该院依法委托海南博泉资产评估公司对虾塘被填复造成的经济损失进行评估为 ,1 0, 4 .00元。

但是,一审法院却以三养殖户的98. 亩虾塘在规定的退塘还林的200米防护林带范围内为由驳回三养殖户的诉讼请求。三养殖户不服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11年5月16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同样以本案所涉土地在平均大潮线起向陆地延伸200米的范围内为由驳回三养殖户的上诉。2012年6月6日,三养殖户不服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再审,2012年7月18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一审、二审同样的事实理由和法律依据作出《驳回再审请求的通知》。

三养殖户认为一、二审判决和驳回申诉通知均存在严重错误。及林业局在没有调查的前提下,也没有经过任何听证程序,就强行推掉了虾塘,其行政行为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及林业局具体行政行为违反公平、公正原则。我们完全支持省海防林建设退塘还林的决定,但及林业局为了完成省下达的任务,将本来不在海防林范围内的三养殖户经营虾塘列入海防林的范围,而一些离大潮线显然比我们的虾塘近得多的虾塘,虽然没有经相关部门审批建设,却得到林业局的 关照 ,没有列入退塘还林的范围,安然无恙。

疑点重重

案件的焦点集中在:98. 亩虾塘到底在不在200米沿海防护林带内?即是否在潮位线伸延的200米范围内?

测量的基准线和测量人员成为关键。

具体负责 退塘还林 项目实施的万宁市林业局副局长肖平凡说: 测量时,万宁市海洋局的人、林业局的人、镇的人和业主都在场,业主和人员的争议在200米的起测点上,业主认为的起测点是涨潮的点,那里仅仅是滩涂,而我们的测量是从防洪的点开始的。

三养殖户的代理律师认为,万宁市人民向法庭提交的测绘图并不能证明丁亚初、蔡少强、翁应国所属的虾塘在200米海防林带范围以内。因为,万宁市林业局不是专业的海岸线测绘机构;测量图没有相关工作人员签名;测量人员是否具备相应的测量资格没有证明;测绘图非专业法定部门和人员作出,也不符合法定程序。

平均大潮线应当以国家海洋局的测绘资料为依据,而不能以万宁市人民海洋局工作人员口头说明来确定平均大潮线,同时,万宁市人民的工作人员及其职能部门对本案测量工作依法应当回避。

万宁市人民认定三养殖户建成经营使用中的虾塘是在潮位线起向岸伸延200米范围内,但是,万宁市人民却连潮位线在哪里作界定点也说不明白,未确定。所谓潮位线,应是有潮起潮落的地方,万宁市人民把海岸外的沙滩上一条因热带风暴引起的淡水溪排水沟分洪的西岸边当作潮位线,毫无依据。而且,潮位线应当由海洋部门来确定而不是由林业部门确定。万宁市人民仅由林业部门来确定退塘还林范围没有法律依据。

2010年4月22日,万宁市林业局莫儒钊委托副局长肖平凡在接受《国际旅游岛商报》记者采访提问: 次填复48亩有批文,为什么第二次填复的50亩却没有批文?这是先斩后奏? 对此,肖平凡承认,由于工作任务重,50亩虾塘强制填复的手续还在审批当中。

三养殖户质问,在同一条海岸水平线上就有几家虾塘,为什么单单复填了我们的,其他的几家却相安无事?而且仅有我们的虾塘是2002年经立项批准许可建成养殖的,一切手续完备合法有效,为何出尔反尔?

专业测量人员为什么不找海口市或者海南省海洋局的人,而是找了万宁市下属的市海洋局?能保证客观、公正吗?肖平凡对此未置可否。

三养殖户解释说,当时承包此项目时,时任万宁市林业局局长的莫儒钊(现任万宁市住建局局长)想找他们要点好处,未如愿,于是就拿他们 开刀 。而且在第二次复填50. 亩虾塘后,莫曾让人找过三位业主说,可以让他们重新恢复养殖。

记者在万宁市住建局见到莫儒钊时,他断然否认98亩虾塘被复填有任何违法之处。而且也不承认自己私下派人找过三养殖户。

同样的问题问到林业局副局长肖平凡时,他说,如果有证据,可以到有关部门去举报。

在做出复填虾塘这样的决定时,有关部门应不应该举行听证会?

万宁市法制办主任莫积仁说,如果当事人没有提出,就不需要主动提出举行听证会。我们法制办只是在应诉当中的一些法律问题进行把关,具体案情并不清楚。

至于万宁市人民当时称其填复的虾塘中虾塘里没有养虾,但山根镇人民副镇长李翼录音中证明: 说塘里没有虾是不客观的。 李翼作为万宁市人民退塘还林小组的工作人员也承认虾塘里是正在养虾。

目前,三养殖户已经开始走上之路。本刊将继续关注案件的进展。

口腔种植技术
唐山整形美容好的专科医院
普洱医院治疗妇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