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醉鬼张三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2:38:44 编辑:笔名

张三是个做小本生意的,平时喜欢喝酒,一有空就招呼那些狐朋狗友,到外面喝酒,喝得是晕天黑地。在家里,也不闲着,吃饭前,先小酌一杯。在他看来,酒是他的命根子,一天不喝酒,心里堵得慌。媳妇阿兰见他一天醉汹汹的,就奚落他:“你个醉鬼,一天昏昏沉沉的,你去给酒瓶当媳妇!”一听,张三就乐了,嬉皮笑脸迎合道:“哈哈,那敢情好啊,我喜欢!”张三厚脸皮,阿兰拿他没办法。  阿兰,心底好,善良,模样也俊。她和张三处对象的那年头,张三老实巴交,羞羞答答的,像个大姑娘。他不喝酒,不抽烟,身上也没什么坏毛病。当初,阿兰嫁给他,就冲着他心底踏实,为人正派。结婚后,张三经常和一些朋友来往,也就染上了抽烟喝酒的习惯。不过,男人嘛,适量喝点小酒,抽抽烟也是正常的,阿兰也能接受。但不能容忍的是,张三是个喝烂酒。因为喝酒太多,出了很多洋相,折腾得阿兰是哭笑不得。  情人节那天,张三到李四家喝酒。酒喝多了,李四搀扶着他到了楼门口。李四脸上堆着笑。“张三,你能不能上去,不能我扶你上去。”张三挥挥手,头摇得像拨浪鼓。“不用了,我能上去。”张三吸溜了一下鼻涕,跌跌撞撞地上了楼。到了门口,他摇摇晃晃地从兜里摸出钥匙,准备开门。开了半天,就是打不开门。“咦,咋回事!”他睁大眼睛,瞅了瞅钥匙。“没错啊。今天中邪了!”张三嘴里咕哝道。  张三晃悠着身子,心里火烧火燎的。他提了提嗓子,一股发潮的气味几乎从嗓子眼里涌了出来。他压住了。  “哐哐哐”张三用力地捶着大门:“开门,老婆!”  “你谁啊!”  “我你老公!快开门!”  门开了。女人站在门口,突然怔住了,脸颊绯红一片。  “哦,是张兄弟啊。今天喝了点酒啊。”  “啊,李姐啊!”张三惊愕地张着嘴,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不好意思,我看错门了。我家在上面呢。”  “你喝多了,我扶你上去!”  张三苦笑着,摆摆手示意让李姐进去,然后,一摇一晃地上了楼。  回到屋里,阿兰灰着脸。张三见阿兰生气了,只好陪着笑脸,说:“兰,今天是情人节,我给你买了个戒指。“  阿兰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你个醉鬼还挺有心的,也知道给我买礼物啦。”  张三得意地笑着,随手伸进裤兜里摸,摸了半天,连个鬼影都没有。  “咦,我买的戒指怎么不见了?”  阿兰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奇怪地问:“你穿的衣服什么时候买的,我没见你穿过。”  “噢,我想起来了!”张三懊悔地拍拍脑袋,说,“今天李四家来了很多朋友,屋子里热,我们都把衣服挂在了衣架上。临走时,我穿错了衣服。”  阿兰亲昵地拧了一下张三的耳朵,扑哧一声笑了。  “你个醉鬼,实在傻得可爱。”  国庆节到了,张三和阿兰去四川旅游,住进了一家宾馆,门牌号是666。张三心里美滋滋的,觉得3个6,六六大顺,很吉祥的数字。  一大早,张三和阿兰就出去闲逛了。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阿兰紧紧地拉着张三的手,一会看看这,一会看看那,心里像怒放的花儿一样。快到下午5点的时候,他俩准备回宾馆,路上碰见了多年未见的老同学李福德。李福德是张三的初中同学,他们关系铁的很。上学那会,一有空,他俩就去钓鱼、打台球、玩电子游戏。张三给他起了比较心疼的外号,叫“小德子”。高中毕业以后,李福德去了四川,他们也经常电话联系,后来,张三打了几次电话,李福德电话突然不通了。以后,张三再也没联系到李福德。  见了老同学,张三激动得差点掉下泪来。张三伸出手臂,紧紧地拥抱了李福德。  “小德子,多年不见了,你人跑那去了,电话也不联系,我以为你失踪呢?”  “哈哈,没有啦!我原来的手机丢了,上面的电话记录没有留下备份。”  “哦,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嫂子!”张三指着旁边的阿兰说。  李福德笑笑地看着阿兰,阿兰感觉他的目光怪怪的,有点不舒服。“嫂子,你真漂亮,张哥真有福气。”  阿兰脸红了。  “嫂子,你和张哥到我那坐坐,我这附近开了一个服装店。”  阿兰笑了笑说:“就让你张哥去你那吧,今天我转得有点累了,我感觉头有点晕。”  “那好吧!”  阿兰打了招呼就回宾馆了。张三便跟着李福德去了他的住处。到了李福德家,喝酒是少不了的,何况多少年没见的铁哥们,自然要热情款待。福德让老婆炒了几个小菜下酒。  张三和李福德一边开心地聊着天,说着这几年各自的经历,一边互相推杯换盏,喝着令张三爱不释手的清酒。不知不觉一瓶就喝完了,福德又打开了一瓶。张三确实喝多了,脸上飞上了一团红霞,亮堂堂的。  傍晚,李福德开车把张三送到了宾馆。到楼门口,相互道别后,张三就一个人晃晃悠悠地上了楼。到了门口,张三晃着身子,取出钥匙。张三脚没站稳,一个趔趄撞到了门上。门开了。“咦,阿兰睡觉怎么没关门?”  张三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  张三怕惊醒熟睡中的阿兰,没顾上开灯,就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他心急火燎地脱光了衣服,上了床。他顺势抱住了阿兰。阿兰打了一个哈欠,有气无力地说道:“你个死鬼,这么迟了,到哪去了?”  张三一听,吓得脸都白了。“啊,我的妈呀,我怎么进到别人的房子里了。奇怪啊,进门的时候,我明明看着门牌号是666啊。”张三浑身颤抖着,整个身子感觉软了。乘这个女人还没醒来,赶紧逃之夭夭。张三把手腾出来,准备起身下床,不料,那女人翻了个身,一把搂住了张三。女人微微地闭着眼,没吭气,细嫩的小手在张三的脸上抚摸着。摸到下颌处,女人的手突然停住了。女人惊愕地睁开眼,说:“老公,你的胡子怎么没了!”张三没敢吱声。女人顺势打开了旁边的台灯,突然惊叫起来:“来人啦,有人耍流氓了。”  张三吓坏了,赶紧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酒喝高了,门牌号不是666吗?”  “什么666,明明是686!”女人哭了,哭得是上气不接下气。  张三赶紧下了床,顾不上穿衣服,准备冲出门去。女人死死地拽住他,又扯着嗓子喊起来了。  这一下,宾馆沸腾了。宾馆的服务员和游客都纷纷跑进屋里看热闹。服务员绷着脸,毫不客气指着张三的鼻子尖骂道:“你胆子不小,在我的地盘耍流氓。”  张三摇头苦笑着说:“你们误会了,我酒喝高了,走错了地方。”  这时候,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挤进人群,嘴里叼着烟。他冷冷地看了张三一眼,把快熄灭的烟嘴狠狠地摔在地上。“你个龟孙子,敢欺负我老婆,我废了你!”说着,中年男人发了疯似得举起拳头,劈头盖脸地朝张三砸去。张三被打倒在地,浑身流着血。服务员怕闹出人命,赶紧拨通了120。  事情得到了澄清。张三因为喝酒过多走错了门,中年男子因为行为过激被拘留。双方终得到了和解。  阿兰和李福德去医院看张三。他的脸被打花了,脸上缠着厚厚的绷带。阿兰捂住脸,嚎啕大哭起来。李福德一边安慰阿兰,一边红着脸说:“哎,都怪我,不该让你喝那么多酒。”  张三微微地斜过身子,嘴里蠕动一下,说:“以后别再给我提酒字,我见了就犯晕。” 共 268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专科
癫痫性发作精神状况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