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网吧不相信眼泪

2018-12-14 00:57:36

吧不相信眼泪

前言:在绝大多数人还不知道什么是互联的时候,吧就已经出现了。只不过那时候好象叫络服务中心或者络咖啡屋之类的名字,而且服务的人群也只局限于“三高”(高学历、高素质、高收入)等极少数的人群,如果有人在当时说10年以后,吧将成为中国严重的社会问题之一,相信大多数人都会嗤之以鼻。不过,时光流转到现在,当时的不可能已经成为了现实。 吧的娱乐转型 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中,吧的作用还主要集中在信息交流与传播上面,间或有一些经营单机游戏的计算机小作坊。 不过从95、96年开始,随着《命令与征服》这款游戏的流行,吧开始悄然“走红”并逐步“蜕变”。当时,一大批的半大小子(应该是批“瘾患者”)被《命令与征服》迥然不同于街机的游戏方式所吸引并疯狂迷恋,这股“热潮”也成就了中国早的吧业者,并由于当时经营吧的丰厚利润终引爆了吧行业的迅速膨胀。从此,吧与游戏成了不可分离的“连体儿”,并终于一起成为了学生家长们的“梦魇”。 不过,当时由于游戏种类、计算机普及程度与价格等方面的因素,吧还只是相对少数人的专利。但当时间推移到了2001年,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首先,是国家对电子游戏厅的严厉限制与打击。当时,由于电子游戏厅“老虎机”、“天开眼”等“黄、赌”思想的泛滥严重侵蚀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国家决定下大力气整治这只“过街老鼠”。于是,大批的电子游戏厅被查抄、停业。一时之间,原来游戏厅的“常客”没了去处,理所当然的,吧就成了这些社会闲杂人等的下一个“天堂”。 其次,是计算机的普及与价格的平民化。2000年以后,计算机的更新换代越来越快,价格也越来越低,花个5、6万块钱组建一个小吧成了很多年轻人“就业与再就业”的理想与渠道。于是,闲赋在家的年轻人们三一帮、两一伙的让吧如雨后春笋般的遍布了城市的各个角落。 再次,就是络游戏的出现与风靡。在此之前,游戏基本上都以过关为主,就算有局域游戏也是以局域络对战的形式出现的,游戏的连续性不强,基本是打了通关或者一方胜利,这个游戏就告一段落了。游戏整体的“粘性”并不足以长期吸引玩家。但络游戏的出现彻底打破了这种态势。由于,络游戏需要玩家不断的打怪、积分、升级,稍微放松一阵就会被别的玩家赶超,强烈的自我实现与自我成就感令玩家对络游戏产生了依赖性。并且,络游戏没有通关与谁谁胜利这么一说,大家就是不断的打怪升级、升级再打怪,无休无止,至死方休。这完全颠覆了以前玩家与游戏程序员竞赛的规则,变成了玩家与玩家竞赛。游戏开发商完全可以不在开发上再投入什么,而只是看着玩家之间进行比拼来坐收钱财。于是,一款络游戏的战线被无限拉长,玩家被无限期的“拖”死在游戏之中。 至此,由于种种因素的促成,吧得到的爆炸性的增长,而由此引发的各种问题也就逐渐显现出来了。 “蓝极速”事件降温吧 2002年6月16日凌晨,北京市海淀区一家名叫“蓝极速”的吧突然起火,短短一个小时中,25条生命告别了这个世界。但大火扑灭之后的调查却显示:“蓝极速”是没有办理任何吧登记手续的黑吧,而大火是两个未成年少年为报复吧服务员所为! 这场大火迅速引发了中国吧的一次大整顿,各部门各省份纷纷开始对吧进行严查整顿,一时间吧老板几乎成了过街老鼠,低价抛售电脑者比比皆是,诺大京城中有段时间甚至找不到开门营业的吧。 也正是这次事件促使国务院在2002年11月15日颁布实施的《互联上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这个条例明确规定吧禁止通宵营业,从而也使吧大红大紫的年代一去不返。 行政魅力成就连锁吧 2003年,为了进一步规范吧管理,文化部批准10家单位筹建全国性互联上服务营业场所连锁经营单位,并暂停受理全国性互联上服务营业场所连锁经营单位申请业务。就此,有人认为在行政力量的干预下,吧也将逐步开始向规模化、规范化的方向发展,但真这么简单吗? 连锁吧成“鸡肋” 在文化部批准10家全国性连锁吧伊始,这些单位确实雄心勃勃,认为规范后的吧市场是一个“金矿”,因为据相关机构估计,中国当时吧市场规模已达400亿人民币。但事实却不象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 首先,由于当时吧市场良莠不齐,规范市场并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的,而“一刀切”的准入标准使大量的中小吧面临关门的窘境。但在回收成本与利益的驱使下,大部分中小吧业主选择了挺而走险。于是,大量的黑吧出现了。以广东某市为例,其在市政府相关文化部门备案的吧数量为零,没有吧自然监管也就放松了。而实际情况却是在这个行政显示没有吧的城市的大街小巷中悄然分布着600多家没有经过审批的黑吧,而迫于吧关门后社会闲赋人员的流向、监管部门人员配置不足、强令关闭黑吧所可能引发的社会矛盾和社会需求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政府相关部门只能对这些黑吧“睁一眼,闭一眼”。于是,上行下效的规范模式在这一级地方政府上产生了“断层”。这也是直接导致规范吧市场不力的主要原因。而连锁吧要进入这一市场首先要过的也是黑吧这一关。 其次,是地方保护主义阻碍了连锁吧的正常发展。一些连锁吧负责人表示,“由于地方保护主义严重,在一些外地企业要进入当地市场的时候,就会设置一些门槛,使得企业落地困难。”这也使全国性连锁吧牌照在很多情况下成了“一纸空文”,没有任何作用。 第三,高额税率令连锁吧苦不堪言。2002年北京蓝极速吧大火之后,原本属于信息服务业仅仅征收5%营业税收的吧行业,被划归至娱乐服务行业,并由此征收20%的营业税收。这直接导致了经营吧的利润减少、风险加大。 第四,没有“前车”,无可“借鉴”。在此之前,并没有或者很少有这种大规模的连锁吧,要管理、经营好这些大型连锁吧就必须在实践中逐步的进行调整与完善,从另一方面看,这也间接的增加了连锁吧初期的运营成本。 第五,高准入门槛羁绊连锁吧的投资热情。以2002年12月出台的北京市《互联上服务营业场所管理办法》为例,其规定开设吧注册资本(金)或出资不得少于50万元,计算机终端不得少于80台,单机使用面积不得少于2.5平方米。而连锁吧更是要达到“不少于20家连锁吧直营店,注册资金不少于5000万”的标准。 一方面是黑吧的无序竞争与地方保护主义造成连锁吧的预期收入减少,另一方面是高额税率与早期高运营成本造成连锁吧支出增加,这一出一入令连锁吧的如意算盘彻底落空。时光流转到2004年,也就是文化部批准10家单位筹建全国性连锁吧的一年后,当初雄心勃勃的10家单位也仅剩下了5家。而其余5家由于未达到“不少于20家连锁吧直营店”的标准,则一直没有获得《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连锁吧成了彻彻底底的“鸡肋”。 多元化发展,摆脱单一依赖络服务的赢利模式方是连锁吧的出路 “现在的吧老板只会打价格战,缺乏素质层次与管理手腕,这样下去,吧的前途迟早毁在他们自己手里”。这是一位业内人士对绝大多数吧老板的看法。不过,前一阵,笔者与一连锁吧老板聊天时,当笔者问起现在他的吧的经营状况时,他的回答却出乎笔者意料之外。他表示,他的连锁吧发展势头很好,赢利状况也不错,而且,盈利的潜力还很大。在笔者的一再追问下,他道出了其中的原由,“多元化发展,摆脱单一的赢利模式”。那如何进行多元化发展呢?他向笔者讲了以下几点: 1.发掘吧的快速消费品市场。这很好理解,就是现在很多吧正在做的吧的的小卖部。而连锁吧更可以发挥其集团化、集约化的优势,对快速消费品的进货渠道与出货途径进行统一的调配,利用“量”上面的优势,降低成本增加利润。据不完全的统计,到2005年,快速消费品所产生的利润基本已经可以占到吧总体利润的20%。 2.建立相关的产品展示区。发挥连锁吧受众群体集中、统一的优势,与相关的计算机及其周边设备的厂商进行合作,建立产品展示区。一方面可以获得厂商包括资金方面的各种支持,另一方面也可以出售一些展示商品获得差价利润。(比如,韩国的三星集团就在韩国拥有超过1000家的产品展示店,用于展示、推销和售卖自己的各种产品。而在中国,由于吧受众群体的超级集中,完全可以将这种“三星模式”搬到吧中,特别是连锁吧可以和这些厂家进行大规模、全方位的合作。) 3.成为电子商务的实施与物流集散基地。现在,电子商务在互联上风风火火,大家一致看好电子商务的未来。但支付与物流却成为了制约电子商务快速发展的桎梏。大规模的连锁吧恰好可以弥补电子商务这两方面的不足。连锁吧大可以和电子商务企业合作,以自己的直营与加盟店作为电子商务企业的物流分支,即节省了电子商务企业的物流费用,又充分利用了自己的营业空间,丰富了利润来源,两方皆大欢喜。 4.积极发展络增值业务。现在,络上的娱乐项目越来越多。吧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设备开展增值服务,比如电影的欣赏等等。这样又给自己多开辟了一条生财之道。 当然,要实现以上这些多元化的发展,规范的管理手段是必不可少的。不过,相比较现在连锁吧进退两难的境地,下工夫多抓抓管理还是值得的。管理水平上去了、规范了,国家的行政条例自然也好贯彻执行了,现在由于吧所产生的一些社会问题也就比较容易控制。如此进入良性循环后,相信吧应该可以恢复以前的活力,成为新的朝阳产业。(作者:杨剑)

活动防火窗
划得来清货平台
关键词排名优化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