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修真教你如何成为男神

发布时间:2019-06-25 01:53:12 编辑:笔名

诀明真人从醒来之后就觉得有些不对。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说不清是什么,他可以确定自己的记忆没有什么错误,忘掉的比记得的少,但是……在那一团似乎完整的记忆里,有一片空白。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人。罢了罢了,忘了便忘了,追求无上剑道才是他的夙愿。……真的是这样吗?怎样都无所谓了。诀明真人握着手中的剑,眼里只剩下冷凝,好像所有的感情突然从他的身上剥离了,心中除了那柄冰冷的剑以外一无所有。他本身的修为就已经达到了顶峰,只要渡过一重天劫便可得道成仙。大抵剑之便是寂寞吧。他又四个弟子的一个很省心。二徒弟太过鲁莽,碰了不该碰的东西,终全身灵脉被邪物侵蚀,再无缘修仙,已经自行下山离去。三徒弟已经叛师出逃,下落不明。四徒弟……是被他亲手杀的,原因是自甘堕落与魔修为伍。在渡过雷劫之前,他去找了叶逸欣,虽然并不在那段记忆的失去,但是如果有能做到消除他的记忆的人的话,那必然是对他有极大威胁的,还是除去为好。“哈?你问我你那段失去的记忆?”叶逸欣用一种打量笨蛋的眼神看他,停下了手里整理药材的动作,“这都多久了,你居然才想到来问我?”看样子是知道些什么?诀明真人挑眉。叶逸欣拍拍手,从他那张看起来很舒服的椅子上站起来,抽出了他那把折扇,才不紧不慢地说道,“要说你那段记忆么……你算是找对人了,我的确是知道一些,但是我凭什么告诉你?”诀明真人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双黑得吓人的眼睛看着他,眼中没有流露过一丝感情。叶逸欣等了他一会,没有看见他想象中的情景,也只是耸耸肩叹了口气,“算了,我早就该猜到了。自从你失去了那部分记忆后,就变得不可爱了呢,虽然原先也没有多可爱。”“昆仑奴!进来收拾东西!”叶逸欣向外喊道。很快,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就推开门进来了。“主人,您找我?”昆仑奴带着一脸笑走了进来。在他看到诀明真人的时候,看起来很惊讶。但还是抬起手和他打了个招呼。“哟!这不是诀明真人吗?”“好久不见。”诀明真人微微颔首,算是打过了招呼。若是寻常仆役自然是没资格让他如此礼待的,但是昆仑奴比较特殊。他虽是名为叶逸欣的仆役,也确实如此,定下过主仆契约,但是他的实力却远远在叶逸欣之上。诀明真人尊重强大的人。“这次陵一没和你来吗?”“陵一?”诀明真人皱了皱眉头,“谁?”“哦,对。你不记得他了。”昆仑奴一拍手,恍然大悟地说道。“他呢……嗯,我也不知道你们什么关系,总之是很亲密的……”“昆仑奴,你今天好像嘴特别多啊。”叶逸欣不悦地眯起了眼,手指敲了敲桌子,意思不言而喻。“把东西收拾好,然后立刻出去。”“嘿嘿,我这就闭嘴,这就闭嘴。”昆仑奴摸摸鼻子哂笑道,连忙闭上了嘴,将原本被叶逸欣丢在桌子上的那堆草药分类放好,然后便行礼退了出去。“记得把门带上。”“是,是!”叶逸欣看着昆仑奴离开了,顺便把门也关上了。屋里陷入了一片寂静。叶逸欣不说话,诀明真人便不会主动说话。过了好一会,叶逸欣才抬眼看向了诀明真人。“你大概也猜到了吧。”他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道。“没错,那个人,哦不,妖兽,就叫陵一。”“妖兽么……”诀明真人的手指抚上手中的剑,毫无感情地勾起了嘴角,“哼,着实可笑。我又怎会和什么妖兽扯上了关系?”“我哪知道。”叶逸欣耸了耸肩,“反正我认识你的时候,那只妖兽就跟在你身边了。对了,他是只化蛇,就是一说话就会招来灾祸的那种。”诀明真人抿了抿唇,无法遏制地觉得他应该是认识的。他有一只寒鸦名叫陵二,姓氏是来源于他的姓,但是为什么取名二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陵一……他想他或许知道了为什么陵二之所以叫做陵二了。他向来不会取名,从陵二那就可以看出,那么陵一,应该也是他取的名字了。他本来也没有指望可以从叶逸欣那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不过能知道他丢掉的部分记忆是关于一只妖兽的,还是一只几乎已经难以见到的化蛇,也算是意外之喜了。但是,如果只是养大的化蛇,会令他这么在意吗?就算是对陪在他身边上千年的陵二,他也没有一种非要不可的感觉,即使失去了他也不会太过在意。但是这一次,他却觉得他丢失了很重要的东西的样子。这么说来,那只化蛇对于他而言已经很重要。比修得无伤剑道还要重要么。诀明真人再次抚上手中的剑,感受着从指尖传来的冰冷的剑气,开始明白为什么他会失去那段记忆了。无非是阻碍了他的剑道。耽于情爱之人是无法成就大道的。既然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只有成就大道,那么其他的一切都可以舍弃。“你不要想太多。”叶逸欣冷不防地开口。手中的折扇轻轻地敲着手掌心。他好像能看透诀明真人的心思一般,一双眼睛看得无比剔透。“估计你以为是因为为了断绝情爱才忘了他的吧,如果我说不是呢?”诀明真人沉默了。过了好一会他才缓缓说道,“那又如何?”他的神情冷漠,“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已经死了吧。要不然为什么不来找我?”“所以说我讨厌和聪明人说话。”叶逸欣叹了口气,终于放下了他那把破扇子。“你那么聪明干什么呢?就算是这样也没办法帮你找回失去的东西的。”“那就不要了。”诀明真人面无表情地收回他的寒凝剑,起身打算离去。叶逸欣一看他要走了,倒也没有拦,他只是淡淡地丢出一句话,而正是这句话让诀明真人停下了脚步。“他可是为了你死的哟,你真的不在意吗?”说不在意是不可能的,至少这不是重要的事。既然已经知道了并不是有人出手抹去了他的记忆,那么这记忆能不能找回就无所谓了。修真者的生命随意便是成百上千年,然而并非所有的人和事都能被记住。既然他已经忘了,那么不管过去是如何,但是现在,那只妖兽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了。……但是为什么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呢?诀明真人深吸了口气,转过了身来。“说吧,到底是什么?”“这个么,说来话长……”叶逸欣“啪”地一声合上了折扇,笑得特别灿烂。“那么就从那个家伙怎么惹上了我开始吧……”叶逸欣也算是厚道,虽然他讲的话不一定全是真的,但是好歹也没有添油加醋说些莫须有的玩意。安静地听完了的诀明真人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又抽出了他那柄寒凝剑,低下头静静地看着。然后缓缓握紧了剑柄,好像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够了,你再说下去也没有意义了。”诀明真人突然出声说道。“不管怎么样,他都死了,妖兽一旦死去是连魂魄都不存在的,你又何必和我说这些呢?”他拿着剑靠近了门,这一次,他没有因为任何话而迟疑,脚步很稳,没有丝毫动摇。只是那双眼睛变得更加冷,也更加静了。若说原先的他如同那高天孤月,可望而不可及。那么现在的他却是那千年寒冰,万年玄冰,视之即惧,触之即死。“既然事已至此,就算我知道了又能改变什么呢?”他冷冷一笑,倏然将手中的剑指向了叶逸欣。“他的尸体应该还在你那吧?把他还给我,别以为我我忘记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我拒绝。”叶逸欣笑了笑,不紧不慢地扇着手里的折扇,却不动声色地在手里凝起了法术。“这也是代价之一。化蛇的尸体这么难得一见的好东西,我怎么可能让给你。吃到我肚子的东西还想要我给你吐出来?想得美。”诀明真人没有说话,却放下了剑。这让本以为有一场硬仗要打得叶逸欣有些意外。在他的印象里,诀明真人可不是这么容易便妥协的人。“罢了。既然你要就拿去吧,充其量也不过是一具失去了魂魄的空壳。”诀明真人丢下这么一句话便离开了叶逸欣的那间竹屋。叶逸欣拿着扇子在屋里坐了一会,一直看着手里那把精致的折扇,终也只是报以讽刺的一笑,“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在乎啊。”后来,听说玄宁派的那位持剑长老诀明真人终于打破了桎梏,证得无上剑道,勘破大道,得到成仙,已经离开凡界,飞升到仙界去了。而他坐下的一个弟子商绍行继承其持剑长老职位,深受掌门信赖,将派中大部分事物交与他处理,同时掌教真人诀微真人开始闭关,打算迎接一道天雷。至此,全文终。

安庆医院治疗牛皮癣
锦州好的癫痫医院
绍兴癫痫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